九月范文网 > 作文 > 作文文体 > 散文
独望江雪作文8篇 word A4格式

独望江雪作文

独望江雪作文怎么写?下面我们九月范文网散文频道给大家精编的8篇关于独望江雪作文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内容仅供参考!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1

若不是那日微风浮动,你的发也不会跳开一支舞,像在等待某个人的邂逅。若不是你不经意的一回眸,四目也不会相对,就不会有后来的一段尘缘,更不会有你一场漫漫的等待。太多的“若不是”,只可惜都是假设,假设不成立,注定了发生的一切都是个真命题。只是,真命题的结论,却是个痛苦的终结。

他是诗人,轻执书扇,风度翩翩;而你是岸边小楼上的女子,唇红齿白,罗衣卷卷。你不过是本心眺望,寻一只飞燕或者彩蝶;他也不过是无心路过,江南只是他旅途的一个小站,他的梦想在遥遥远方。但偏偏缘分注定,你的楼下,经过的是他的小船。意外而且短暂的一个对望,从此惊鸿。

三月的江南,爱情如一朵莲,悄然开放在你们的心田。于是你不再眺望,他也不再远行,在爱情面前,你们都选择了停留。却不知道他日竟落得此番境地,一个人独自守着窗儿,望眼欲穿。楼下的船来来往往,更多的书生吟诗而过,只为讨你垂眸一望。而你始终目不斜视,只因了你心中只容得他一人。

春秋轮回,他竟从未回来,连音信也没有。昔日海誓山盟,说金榜题名定来迎娶你,可今日,唯有你一人,面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江南雨烟。

还记得和他花前月下,情浓意绵;还记得两人共执一把小伞,踩在雨后的小巷,甩出银铃串串;还记得草长莺飞,纵马江畔……你一一记得。那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小楼已经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栋“望江楼”,而你依旧不改旧习惯。你的守望把江南的水也等瘦了,一川绿色看成满目枯黄。执着半生,终究是一个人到天荒地老。

若你清醒,定不会这般痴情,你知他没有金榜题名,却不知他已在他乡取妻生子。这般捉弄,江南的山水受不了,你却硬生生接下了,而且一等就是半生。终至发白,你的等待也成了一幅画,刻进了江南的风景。

很多很多年以后,一个书生旧地重游,念起当年望江楼上痴情等待的女子,嘘叹不已,执笔写下了一首《望江南》:
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

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

肠断白萍洲。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2

昨夜一场雨,大地分外新。

新荷吐娇蕊,褐燕斜地轻。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3

千山鸟飞绝,
万径人踪灭。

孤舟蓑笠翁,
独钓寒江雪。

这浩荡荡的雪浸入水的一刹那,这首诗的画面如一幅山水墨画,在我的面前徐徐展开。

严冬时节,纷纷落下的白雪,是上天最冰冷的语言,雪花飘落,候鸟早已远高飞,道路在送走最后一个樵夫后,不肯再走出来。在江面,唯有一叶孤舟在那里漂泊着,不知通向何处。那舟上,有位独钓老人,破旧的斗笠下露出一双沉着的双眼,独望江雪。他将身体裹在单薄的蓑衣中,冷冷的江风裹着雪,如把把锋利的剑,刺入他的身躯中。

我深叹一口,为他的事迹所感悲伤。望着他那岁月的风霜写满了苍老的双颊,不禁感叹。一人如有魄力,何不得天下信?他的魄力,为保同伴安全,他甘愿独自一人,前往永州,作这般艰苦。

如他交代出实情,他本可衣食无忧。但他依旧选择自己独望江雪,虽没有朋友相伴,但心中仍有鸿鹄之志。他依旧钓着,钓着,终于钓到了……

不知他钓到什么。似乎鱼饵是空,但不曾望见有鱼。

我终于明白了,他钓到的是对朋友忠一不二的情,独钓雪的离愁,更对唐朝衰败而感叹。皇帝宫中谈笑间,一国江山灰飞烟灭;皇帝朝中亲小人,远贤臣,此真为大唐衰之因……他寻求精神上的解脱,发泄心中的愤懑,可能也是对韩愈的失望吧。因而描绘出了这首诗。

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谁不曾经历挫折?有些人寻求一死,幻想摆脱世俗;有些人归隐山林,不忘红尘世俗。摆脱世俗根本不可能,生活处处都有世俗牵绊,何谈超然物外?然而我们需要在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定位,来祭奠独望江雪之愁。

勿忘独望江雪之忧,这将是你人生开始的转折点。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4

公元2XX年,周瑜备战荆州时突染顽疾,不久病逝于巴丘,举国同哀!时年仅36岁。

他还是走了。

她庄重地坐在桌前,一如往常,为他理着红妆。
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

今日,相公定会回来的。她轻笑,不愿相信他已命殒巴丘。

整整一日,她都满脸笑意地望着江上来来往往,或大或小的船儿。船,有千只万只,却都未在他们约定的渡口停下。你到底在哪?大家都知道,她只是在等他,也就无人愿去提醒,她一日都只是抿了些酒,眸如秋水,玲珑颜酡。她也只是强笑着罢,强迫自己想,他定是扮成了平凡的渔夫模样,为她一遍又一遍地捕着最美味的晚餐。

傍晚。有山遮拦,阳光只能再散下一点点的明亮了。当泪接触那片仅剩的笑唇时,流速便愈发的快,呼吸亦快了。眼光,不断折射地透出来,还在望着江。这悠悠的暖流,是泪,还是他回家时定会渡过的那江水?

或许过完今晚,我就会相信我们相隔阴阳。好痛!似肠断之痛!

肠断,不是随便就能说出口的。他曾在这楼上,指着荆州的方向对她说,待大局皆定,我必会回来,到那时,公瑾之琴只为你一人奏响。若,我在此前……

她苦笑,用指尖断下之后的字眼。不要!我不要这么空虚的誓言!需要你的人何止我一人!江东的一切繁华,都有你的一份力啊!她明白,这一待可能就是一辈,也明白,只要他在战场上,生命就会开玩笑似的成为赌注。

相公,保重!

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,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的。他饱满的微笑,似乎荆州已是囊中物。

这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句对话。未见白头,人却不复。

山,越升越高,终于连一点希望也不再给她。她微笑释然,抬头,瞥见盛放的满月,一天像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5

晓雾将歇,空中缀着几点星。月色入户,月儿的轮廓模模糊糊,惨淡的光映着泛着白光的江水。月儿啊,你可知一江秋水载不动的悉滋味,你可懂思念让人瘦比黄花,泪冰玉珠修长的心酸。

屋中闯入了几丝晨风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端坐于梳妆台前,铜镜中的脸因期待添了几分神采,也因昨夜的兴奋未眠平添几分憔悴。拿起木梳,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垂至腰际,其中却夹杂了几缕白发。好微微地皱眉,丈夫即将归来,怎能让他见到憔悴如秋日的容颜,秋霜染白的发丝。她轻轻挽起青丝,巧妙地将白发隐于其中,又细细地梳妆,搽脂抹粉。可是过去是谁将她的长发盘起,为她温柔地画眉。心中又泛起了酸楚,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望着镜中笑靥甜美的女子,想到他见到她时欣喜,幸福溢满了脸庞。

徙倚望江楼,倚窗而望,点点白帆映入双眸,色勾走了点点期盼,带来了微微的失意。细看来,不是白帆,是点点离人泪。时光已逝,依旧呆望那白帆,却不知魂已断,空有梦相随。思念令人断肠,令人消魂。这般滋味,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月若有情月长吟,人若相思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。记得他曾寻他说: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描绘不出你的美,你永驻我心中。我愿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百年之后,白发苍苍的你依旧是我心中的最美。如今,伊人不再,已是昨日黄花,他是否还记得他曾与他结下海誓,立下山盟,她是他最挚爱的伊人。

望江南,盼夫归,望江楼上盼夫归,江流千古,望夫万载。为了他,如花容颜成昨日黄花;为了他,三千青丝染上秋霜。为他,为他,还是为了他面不辞朱颜镜里瘦。可为什么,千帆已过,却还是寻不着那朝思暮想的身影。望江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江水悠悠,涛声依旧,斜晖未落,瘦弱的思念憔悴于秋风下的日暮,肠断白频洲。

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,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6

树下倚,独往沪北楼。来往人影皆不是,
含情脉脉意绵绵。魂消武陵居。

先生评语:

独往沪北楼,一眼就可看到此地,但那时盼人心切,只顾看惧而不见有洲了。人影过尽,含情脉脉,江洲依旧,不见所思,能不魂消吗!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7
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频洲。——题记

鸡鸣,我便起身坐在梳妆台前,“小姐,公子今日归来。我们何时起身去往白频洲呢?”丫鬟茹缤拿着黑褐色的牛角梳梳着我那乌黑而油亮的长发。我怔坐在梳妆台前,是啊,他今日归来,可曾还记着我呢?我朝茹缤言道:“你先出去吧,今日我想亲自梳洗打扮,走时再唤你。”茹缤点点头,侧身出了厢房并带上了门。涂上胭脂,贴上花黄,盘起长长的云鬓,饰盒中那两只发着金光的发簪正是他的信物,我将它盘上发上。梳洗打扮完后,心中便涌出一种不言而喻的兴奋,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

白频洲上,四处开满了白频花,阵阵风过,白频花飞舞着,这正如同我的心情,一荡一荡。船只多了起来,一艘又一艘。时间已过一个时辰,那只船只为何还不出现?“小姐,可能公子是下午才来呢!要不我们先回去吃吃饭?时间长了,老爷会气的。”茹缤推了推我的手,皱了皱眉。我摇摇头,答道:“不回。”茹缤委屈地甩甩手,“小姐,我会饿坏的,你也会饿坏的。”我没有答言。船只上的船夫来来往往了几趟,都催着我回去。我不言。茹缤见我这样,也只好作罢,自己回去了。那艘红色旗帜的船出现了!是他吗?我站起来张望。船中走出的,并不是!哎,如今北方已定,匈奴已退。国内和平,没有战乱了,可是,子卿,你怎么还不归来?我等了又等,如今已经3年了,你还好吗?

皎洁的月光洒在我妆容精致却面露疲备的脸上,夜,越来越静,冷风阵阵,身边却没有那个原本可以为我披上棉褂的人。你,到底在哪?洲边顿时驶来一艘挂有深红色旗帜的船艘!白衣翩翩的男子走下船来,那是他吗?我走下江楼,走向船只,那男子正视着我,我定神看了看,不是他!我转身要走,却被他一手扯住,“暮雨,这些年可曾好?”声音很是熟悉,可是他却是不是子卿!我扭过头来,挣开被他扯住的手,“公子,我不认识你!”我低声道。“暮雨……当真不识我吗?”

独望江雪作文800字篇8

天空中,只有几颗星子。已是月深人静的时候,院子里却有个绰约的影子,在徘徊着。她拿着那封信,看了一遍又一遍,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,一滴又一滴。那泪水里,是思念是激动,是欣慰。她的丈夫要回来了!在外做官多年,成亲不久,就走了。她想着想着,想到了从前……

他们本是青梅竹马,小时候,两家大人便定下了亲事。犹记得小时,他教她习字,给她做竹蜻蜓,带她放风筝,历历在目。

后来,她终于嫁给了他,他却外出做官了。

多年不见,你的面容是否已经苍老;你的头发是否已经斑白;你的眼神中是否已不再充盈着书生意气。

她正想得入神,一声清脆的鸡鸣却打断了她的思绪。她急切地开始洗漱。

洗过了脸,在月色下苍白的脸总算有了颜色,但还是有些扎眼。她又拿出一盒珍珠粉,轻轻扑在脸上;轻描眉,眉色如远黛;一点绛唇,如四月的樱花。轻赋胭脂,脸上便升起了红霞。拿起木梳,划过青丝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几丝扎眼的白。她皱起眉头,想了好一会儿,才小心翼翼地把白发藏了起来。她突然发现,自己已经老了。定了定神,她拿出了他当初送给她的那只木簪,缀到云鬓中。换上浅蓝色流苏裙,腰间透出嫩黄色纱丝,白蓝相间丝织抹胸,外罩一件微透明的紫色纱衣,腰际缠白中透出些黄绿的绸带,脚踩一双蓝色精致绣花鞋,娉娉婷婷,美目盼兮,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月光,柔和而又皎洁,可谓“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”。

终于梳洗好了,她提着裙子,走向了望江楼,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,但她的心却在微微颤抖。

靠在凭栏边,望着那远处的朝霞,万丈金光中仿佛浮现了丈夫的影子。她凭栏伫立,脸上浮起了微笑,好像又陷入了甜蜜的回忆中。

不多时,江上就飘来了几片白帆,晃晃悠悠,映在她的眼底,“会不会有一片白帆就是丈夫的呢”,她在心底兴奋的想着,一会儿后,小小的船帆在波光辉映中出现在了河面远处。她直立起身,双眼紧盯着那一艘小船慢慢驶近。近了,又近了。“会是他吗?会是他吗?他终于要回来了吗?”她的心中激动不已。她不自觉地理了理头发,又抚了抚群摆。终于,到了眼前,船在岸边停下。她的手一下放在身前交握,一下又垂在身侧,不知所措。

终于,人下了船。可是,不是他。一种难言的失望感涌上心头,没事,再等一等吧。

没过多久,远处的河面上又驶来一艘船,白色的船帆随风飘荡着,就如船下河面的阵阵波纹,就如她心中的激动紧张。“他会在这艘船上吗?会是他回来了吗?”

可是,船连停留都没有,向着远方驶去,只给她留下了水波阵阵。

那一片又一片的白帆都飘走了,在水面划起一圈圈的涟漪,荡碎了太阳的脸,也晃碎了她的心。一片又一片的白帆飘过了,地上的影子也已西斜,只有一个身影,孤独的靠在窗边。一片又一片的白帆飘过了,她心中的光一点一点地灭了。

太阳缓缓落下,已是日暮时分,那白帆渐稀至无,望江水,已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夕阳为江水蒙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,水波粼粼,她的情思也随着一圈圈的涟漪浮向远方。

江水浩淼,望江楼上只有那抹孤寂的背影,在秋风中瑟缩,饱含着思念,寂寞与惆怅。

泪水滑落,滴在她手中的信纸上,一点点的晕染开来,这般滋味,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!

白蘋洲上,断肠人在无尽地守望,守望……

独望江雪作文

若不是那日微风浮动,你的发也不会跳开一支舞,像在等待某个人的邂逅。若不是你不经意的一回眸,四目也不会相对,就不会有后来的一段尘缘,更不会有你一场漫漫的等待。

相关阅读
下载全文 收藏